文小鲜

一个什么都吃的小仙女

【all赫】暗涌02

一想到赤赤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黑帮少爷就觉得好苏哦!!!以下正文----------------------------------------------------------------------------------

鹿庸的住处在Z市的近郊,远离闹市,景色独好。

“年纪大了,更喜欢清净。”

陈赫想到那个不惑之年的男人曾这样对他说,就不禁心中冷笑,

随手拿出口袋里的奶糖,拨开糖纸,放入口中,感受着口中浓浓的奶味,走进这让他又爱又恨的地方。

这里仿的是苏州园林,古色古香,院落里摆放着形态各异的假山,花大价钱凿的人工湖里养着五彩斑斓的各色锦鲤,人工湖周围种着高大的银杏树,整个院子弥漫着微苦的银杏味。

嚼着嘴里的奶糖,打量着整个院子,陈赫心中思量着,老头儿最近境界提高不少啊,才几天不见这儿就变得这么有意境了,比我从小住的那个中不中西不西的别墅好看多了。

走进主屋,看到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正在擦桌子,陈赫小心翼翼的走到女人身后,狠狠的抱住了她,对着她大叫

“刘妈。”

女人身子微抖,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一张充满着恶劣笑容的大脸。

“哎呀,你这个混小子,你都快把你刘妈吓死了”

刘妈已经在鹿庸这里工作三十多年了,鹿庸以前经常因为帮派的事情没有时间管他,所以陈赫几乎是刘妈带大的,在黑帮老大身边做事,就算是个仆人也有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刘妈的特点就是胆子大,敢于和别人呛声,就算是黑帮老大的孩子她也没放在眼里,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陈赫小时候皮的要命,没少挨刘妈的打,可谁能想到长大后刘妈和他的感情却也最好,情若母子。

 “刘妈,我这么久没回来,你想不想我啊?”陈赫熊抱着刘妈。

“想什么想,反正你都把我忘了,这么久都没回来” 

“真的是因为我的事情太多了,实在抽不得空”陈赫边说边摇着刘妈撒娇。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刘妈转过身,轻打着陈赫,“一个大男人这么肉麻,不觉得恶心,”

挣开陈赫的怀抱,看着他“你来肯定是老爷找你有事吧,快去找老爷吧,不然一会老爷生气了。”

“那我去找干爹了。”

“去吧去吧,赶快滚,别打扰我干活儿。”

陈赫耸耸肩,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儿,刘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转过身,却已看不到陈赫的身影,顿了顿脚,有些着急的说“这把老骨头,怎么忘了李先生还在,他们两个可不要撞到了啊。”

 陈赫边走边想着把他叫过来的原因,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鹿庸的书房,想到要面对那个老狐狸,他还是紧张的,站在门口思索一会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陈赫准备好了,揉了揉脸,轻呼了口气,正准备敲门,门却从里面被打开了。

陈赫和开门的那个人都被吓住了,

那个人身穿黑色休闲西装,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身姿挺拔,剑眉星目,俊朗极了,

看到面前的人,陈赫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发呆,

那个人也是一样,怔怔地看着陈赫,

不过还是陈赫先反应过来,挂上吊儿郎当的笑,对面前的人伸出手,

“李晨,好久不见。”

李晨曾经是鹿庸的保镖,现在成为了鹿庸最信任的左右手

李晨回过神,看着向他伸出的手,重重的握了上去,微微笑道:“好久不见。”

李晨的手劲太大了,竟让陈赫感到了痛,想要抽回手,却被抓的更紧了,他死死的望着陈赫眼里尽是复杂。

“晨儿,是不是赫赫来了,叫他进来。”

陈赫使劲甩了甩手,狠狠地盯着李晨,压低了他的声音说:“李晨,我干爹叫我,现在,放手。”

听到陈赫说的话,李晨立马放开了陈赫的手,

“对不起,”李晨低下了头“我这就走”。说着从陈赫身旁走了过去,

看着李晨的背影,陈赫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嘴里有些发苦,

明明刚才吃了奶糖,为什么还是这么苦。

揉了揉脸,做出嬉皮笑脸的表情,好像那个看着男人背影发呆的人不复存在一样。

笑嘻嘻的朝着书房内正在写毛笔字的男人走去,甜甜的叫了一声“干爹~”

被陈赫叫做干爹的人,就是青龙帮的龙头,鹿庸,

他头发花白,身着一件质地上乘的黑色绸衣,正专心致志的写着毛笔字。

“赫赫,过来,看看干爹写的字,有没有长进”。

陈赫轻关上门走向鹿庸,到面前那龙飞凤舞的毛笔字陈赫忍不住调笑

“不是我说干爹,太tua了,你的字简直就是艺术品,世界无敌,全宇宙都无人并肩。”

听着陈赫的反话鹿庸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摸着陈赫的头说“这么多年了,也就你一个敢和我开玩笑和我说真话,其他人看到我的字全都夸到天上去了,我听着都脸红,也只有你敢在这儿说反话刺我。”

“没有啊干爹!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在夸你啊!”

“行了,臭小子,我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水平。”

陈赫在一旁笑着,没有说话。

鹿庸把毛笔搁到边上自顾自的说道“练了这么多年毛笔字还是这个烂水平,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他看向陈赫。

看到陈赫摇头,鹿庸把头转了过去接着说道:“那是因为心不静啊…..也是,整天在操心帮派的事怎么可能心静。”

陈赫看着鹿庸,不知道该怎样接下去。

“对了,赫赫,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难道……不是让我来看你写字吗”?

鹿庸笑着摇了摇头,

“当然不是了,小晗回来了。我想让你去接他。”

 

 我先说一下是怎么打tag的,这一篇呢是人人都爱陈赤赤的节奏,有双箭头也有单箭头,只要有我就会打tag,不过当情感线没有出现时我是不会打相应tag的,不撕逼,也不引战,可随时接受意见或建议,做社会主义新时代同人写手b( ̄▽ ̄)db( ̄▽ ̄)。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