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鲜

一个什么都吃的小仙女

【all赫】暗涌

发了三遍,简直要吐血,all赫黑帮,一下正文
   
    “阿sir,你要我说几遍,真的是抓错人了,”
    邓超看着面前巧舌如簧的男人心里冷笑。
    “你当我傻吗陈赫?作为青云帮老大的养子,在蓝兴社和蔚宏社集体斗殴的时候没有参与?”
     “真的没有,你也说了是蓝兴社和蔚宏社打架了我一青云帮的养子凑什么热闹啊,你看我这细皮嫩肉的样子,一看就不是打架的料,要是伤到怎么办,”
     陈赫努力的辩解,不过面前的邓超好像并不领情。
     不过陈赫说的并没有错,他确实细皮嫩肉,如果不说没有人会认为他是黑黑社会,只会认为他是一个小白脸或者刚毕业的大学生,
      “你说你没有参与,那你大晚上在那里干什么”。
      “我只是在那里吃云吞面而已啊。”
      “大名鼎鼎的美食家赫少爷竟然吃路边的云吞?我怎么那么不信啊。”
      “邓警官,相信我,我真的只是在吃饭而已啊,那里的云吞面真的是Z市最好喝的啊。”
      “陈赫,如果你再不说的话你今天晚上就在警局过吧。”
      “你不信我就算了”陈赫耸了耸肩“那让我打个电话总可以吧。”
      “打给你的律师?”
      “我哪有什么律师啊,我只是一个在帮派里混吃等死的人罢了,干爹怎么会给我律师这么高大上的东西。”
      “那你要打给谁?”
      “一个饭友,告诉他明天早上不能陪他去吃早茶了。”
     审问完毕,邓超重重的坐到办公室的皮椅上,用手揉揉鼻梁,深感疲惫,他才三十出头但头上已有很多白发了,说明了坐在Z市警察局副处长行动组组长这个位子上有多么难。
    Z市的黑帮本来就多,现在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各个小组织之间不断融合,最终形成了几个大帮派,而现在风头最盛的就是青云帮,蓝兴社和蔚宏社,蔚宏社的龙头袁蔚宏在三天前被暗杀,整个社团群龙无首,蓝兴和青云开始枪蔚宏社的地盘,三大帮派之一的蔚宏社,短短几天就被蓝兴和青云瓜分干净,邓超恨不得让他们狗咬狗死的干净,但现实却不会如此,三足鼎立的局面被打破,原本较稳定的社会变得更乱,蓝兴,蔚宏,青云,三个帮派不停的在斗殴争夺地盘,大大小小的械斗三天内有几十场,抓起来的人警察局都要塞不下了,从袁蔚宏死后就一直在加班,但抓到的人都是不知名的小喽啰,唯一比较有名的陈赫,还是在路边吃云吞渺被无辜卷进来的。
     本来想要趁机抓几个大鱼,谁知什么都没有抓到还累的要死,也难怪邓超疲累了。
     他随手拿起刚才让下级拿到的关于陈赫的资料,
     姓名:陈赫
     性别:男
     年龄:28
     生日:1987.11.9
     父亲是青云帮龙头鹿庸的兄弟,为了掩护他而被对手杀死,于1996年被鹿庸收养,成为鹿庸的养子,在鹿庸身边被养大,轻微洁癖。
    邓超看着手中的那份资料,上面描写着陈赫是个“不参与帮派食物,醉心美食”的人,但是就邓超所看到的,他可不觉得陈赫是一个不参与帮派事物的人,就算他想,鹿庸也不会养个只会吃的废物。
     邓超把手抵在下巴上,认真的思考,现在把陈赫把陈赫抓住了,如果利用的好,说不定可以了解更多青云帮内部的事。
    他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帮我查一个人”
————————————————
     在警局睡一夜可不是什么好体验,床板太硬,还臭烘烘的,陈赫觉得自己就像豌豆公主一样,怎么样都难受,
     平时还不怎么觉得,在警局睡过之后才发现他的床真是一个舒服的好地方,以后再也不要在这么硬的床上睡了。
    走出监禁室,刚好看到邓超,友好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却被邓超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悻悻的收回手。
     这个邓超啊,是个很敬业的警察,不过智商是硬伤,还不爱相信人,陈赫有些得意的想,
    昨天跟你说什么来着,我说跟我没关系我只是在吃云吞而已,非不信,现在不还得亲手把我送出来。
    走出警局,陈赫的肚子咕的叫了起来,昨天就吃了碗云吞面,根本撑不过一晚上。
    挑了一家还不错的早茶店,边吃,边用手机搜索昨天把他卷进去的斗殴事件。
     蓝兴社和蔚宏社为了地盘进行斗殴,引起市民恐慌,被警察带走,最后地盘竟被青云帮拿走。
    陈赫心中冷笑,不得不说这两个帮派真是蠢毙了,现在都21世纪了,居然还用械斗这么low的方式抢地盘,活该让他坐收鱼翁之利,身上肌肉再多有什么用,没有脑子。
    看完之后收起了手机,开始专心致志的吃他的早茶。
    一个男人走进了早茶店,左右瞅了瞅,直向陈赫的座位走去,一屁股坐到陈赫面前。
    陈赫抬头,来人头发有几丝挑染,全部都梳了上去,单眼皮,很是不羁。
    看到对面的人,陈赫挑了挑眉,“郑恺,我就奇怪了,你怎么总能找到我?”
     “只要找到附近著名的餐厅肯定能找到你,”郑恺把手摊开做了个鬼脸“谁让你是猪。”
    “真是的,连吃个早饭都不安生,”说着陈赫放下夹着点心的筷子,“说吧,有什么事?”
     郑恺用手捻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庸爷有事,让你去找他”。
     “他能有什么事找我?”
     “不知道,反正你去了就知道了。”
     听了郑恺的话陈赫撇了撇嘴,“真麻烦”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