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鲜

一个什么都吃的小仙女

【昊磊】泣血玉 02

还是那个中二且小学文笔的作者

是披着他俩脸的王爷*侍卫OOC,不要太在意剧情问题。

在说一下与琅琊榜剧情毫不相同只是借用一下里面的名字而已,写着爽的233



02

直到入了宫门飞流都是懵的,没有反应过来,任萧平旌拉着,脸颊红扑扑的。

萧平旌把飞流的手包在掌心,天气炎热,手掌虽有微汗,但也没有松开,广袖之下什么都看不到,旁人只觉得他俩关系不错。

“参见王爷。”宫中侍卫统领蒙琦本在宫中巡逻,见到萧平旌赶忙前来与他行礼。

飞流吓了一跳想要将手收回,但却被拉的更紧。

“蒙统领不用多礼,起来吧。”

三岁被卖到宫里时,宫中的侍卫统领正是蒙琦的父亲蒙啸,他曾在蒙啸手下习过武,蒙家人的眼睛都如异域人那样深邃且眸色极深,总让飞流觉得害怕。

蒙琦直起腰身,目光如鹰隼般锐利:“殿下正在承乾宫,王爷赶快过去吧。”

“好,”萧平旌松开飞流的手,对蒙琦抱拳行礼:“那本王就先走了。”

自萧平旌成年,出宫建府已有四年,飞流一直侍候着他,也已有四年没有回来宫里,四年里宫女已换了一波之前照顾萧平旌的嬷嬷也相继离宫,小树慢慢长大,秋千上开始生锈,那些他成长的痕迹已然慢慢消散,他的家早已不在这里。

对于皇宫来说,夏至也是个极为重要的节日,宫中早就令礼部主事与内务府准备好了烟花,虽说今日不用祭祖,但皇家的宴会,总要举办的隆重些,梁文帝与皇后坐在主位的高台上穿着绣着暗龙纹的黑色长袍,太子坐在右侧身着赤红头戴玉璃金冠,自前朝以来一直以黑色为尊红色次之,今日宴会人数众多,无人敢穿黑红二色,二人之尊贵,自然不可一日而语。

高台下一座一右,分别是身着紫衣的箫元时与三王爷萧平旌,箫元时并不是梁文帝所出,是其皇兄的遗腹子,梁文帝将其抚养长大,曾有朝臣拟下折子说他浪子野心不得不防,但都被梁元帝压下,并在成年后封其为裕王,令他享尽荣华富贵。至于长林王萧平旌……,尚学府的太傅在醉后妄言:“此人才学可与平章比高,”朝中也不乏有人支持长林王继承大统,只是三王爷与太子乃是一母同胞,亲近非常,不愿挑拨他们之间的情谊,况且,长林王的心思好像并不再此……

“你有没有想吃的,我来帮你拿。”自从进了着宴厅,萧平旌就觉得飞流兴致不高,就连平日爱吃的云片糕都没吃一口,让他忍不住声音更软:“那个梅花蒸糕很好吃的,要不要尝一块。”

飞流第一次到这种环境,面前有漂亮的舞娘跳舞,旁边坐的都是他没见过的高管显贵,着养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手往哪里放,生怕丢了王爷的脸,他咬了咬指甲,只觉得无所适从。

看他快要把手指头咬秃,萧平旌把它的手拉过来护住:“我怎么说的,不许乱咬指甲。”

可是我忍不住嘛。

“好了好了,”萧平旌捏了捏飞流撅起的嘴巴:“别委屈了,说吧,你想吃什么?”

“飞盏哥说皇家宴会不能乱吃东西,”飞流顿了顿看了眼萧平旌的眼色,小声的说:“而且他还说皇家的东西都不好吃。”

荀飞盏是大梁首辅的小儿子,不过不爱走仕途偏爱武装,曾在大内做侍卫保护过萧平旌并在其立府后也与他交好,经常跑到长林王府中找他,自然也与他府中人相识。

萧平旌摇了摇头,将一块桂花糖糕塞到飞流嘴里,看着他:“好不好吃?”

飞流小心的咬了一口,觉得味道甚好,囫囵将他咽进肚子里,眼巴巴地继续盯着萧平旌手边的盘子舔了舔嘴巴似是回味无穷:“还要”。

索性将一盘都给了他:“你那个飞盏哥哥,在军中吃惯了,重油重盐,金陵的这些他当然看不上眼,”说完忍不住补充一句:“你少搭理他。”飞流像是及其崇拜那人,每到他从军中回到金陵就总是跟在那人的屁股后面听他讲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杜撰来的“行军故事”,那画面很是刺眼,上次就让自己忍不住摔了一台洮河砚。

“嗯。”飞流眼中只有那盘糖糕,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只管应了便是。

看他吃的飞快,萧平旌有些害怕他噎到,吩咐宫女将他准备好的青梅酒端过来,宫中备的酒水大都是白酒,飞流年纪小,酒量也就是一盏的程度,青梅酒是他专门差人酿的,果酒不醉人,就算喝醉隔日也不会头疼。

将青梅酒倒入飞流面前的白玉小盏内递给他:“小心不要噎住。”

看着面前的酒杯飞流有些害怕,萧平旌看透了他怎么想笑了笑:“别怕,不辣的。”

但飞流还是不信,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口,尝到甜味了才把眼睛眯起来,小口小口的喝起了酒。

萧平旌看的心中欢喜,胸口发暖发胀,但又有些郁闷,要是不是在皇宫就好了,如果是在长林王府,自己就可以抱抱他,亲亲他……

“还要。”飞流喝完了,理直气壮的把酒杯伸过去。

萧平旌没了脾气,觉得伺候好身边人才是第一要务,再将小盏填满:“好喝吗?”

“好喝的,”飞流向他笑了笑,似是怕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那样狠狠地点了点头:“又冰又甜,好喝。”

那当然,萧平旌有点骄傲,我可事先把它放到冰窖里了,最适合现在喝了,萧平旌给自己也到了一杯,刚喝一口就皱起了眉毛,果然,对他来讲太甜了,他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飞流正吃的喝的开心,萧平旌笑了笑,仰头将杯子里的酒液喝完。

算了算了,凑活喝吧。

酒过三巡,梁文帝借口年事已高身体不适,与皇后先后离席,对这群年轻的世家公子来说来说,宴会这才是真正开始,从金陵长大的公子哥,美女异兽什么没见过,就算皇宫的歌姬技高一筹,也终是千篇一律,来这里的都是代表家族的世家嫡子,歌舞虽妙,但都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爷,”一位身着华服美冠的贵子举着酒壶走过来“黔南董子墨向王爷敬酒。”

那人来的时候萧平旌正在看飞流吃八宝鸭,飞流向来爱吃肉,这鸭子刚一端上来两只眼睛就亮了起来,把手上的什么糕点都忘了,伸着两只手要扒鸭子,萧平旌用筷子敲了他手一下,笑着要他注意规矩,然后给他叨了一块,蘸着旁边的梅子酱放到他面前的小碟上,然后就侧头看他吃的满嘴流油。

两人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认没人注意到有人上前,来人一出声倒把他俩都吓了一跳,飞流年纪尚浅,连忙放下筷子,想要用袖子擦擦嘴巴,却发现自己穿的是贵重的锦袍,桌上也没有手帕什么的,赶快把头低下,希望能躲起来,不让人看到他,谁知道没能得逞,刚低下头,就被捏着下巴抬起来,然后又有一只手拿着一条丝帕,仔细的给他把嘴角擦干净。

“黔南的董家,如果没记错的话最近皇兄奏议的西南矿路就是由你们家主理吧。”虽然在和那个人说话,可是萧平旌却没有看他,一心一意地给飞流擦起了嘴巴,飞流从未听他这样说话,抬起眼睛偷瞄他,却见他在暗处给他眨了眨眼,飞流心中暗笑,待他擦完又把头低了下去。

“董家有幸,得太子提拔。”

萧平旌站起身,接过那人手中玉杯,将酒一饮而尽。

“多谢王爷。”说完从身旁婢子手里拿起酒杯,也将杯中酒饮尽。

“过几日我们就会同朝,不必多礼”原来那人子走过来一直弓着腰,萧平旌示意他可直气身子:“你与我皇兄共议大事,平旌自认佩服,他日同朝,平旌定当拜访。”

“谢王爷”他有拱起手作揖,说着又从婢子的托盘上拿起一杯酒,这会却是对着飞流的:“小兄弟,不知可否赏脸……”

“不必了,”萧平旌挡住了他的手:“家中小仆,不胜酒力。”

董子墨呆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长身礼拜“叨扰了”,说罢,低着头,小步退后,直到他族人那里。

待那人走了,飞流凑到萧平旌耳边小声说:“他是干什么的啊?这就是应酬吗?”

萧平旌吐了口气,看到脸庞亮晶晶的眼睛就有些郁闷,其实他心底也很纠结的,他既想让所有人认识飞流,又不想让别人发现他,这次宴会,就是要让所有世家看看他家飞流也是金陵的漂亮小公子,可看到刚刚那人欣赏惊艳的眼神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身边的人却傻乎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生什么气,呜呼哀哉啊!

“是啊,一会应该还有很多人过来,他们也会向你敬酒,千万不要喝,头一开,后面就拒绝不了了。”

飞流不懂这种事,就只呆呆的点了点头。

他果然没有说错,那个董子墨一走,其他世族也不甘示弱,一个个拍着队来敬酒,虽然萧平旌自诩酒量不错,但却还是败下阵来,晕乎乎的最后连筷子都抬不起来,要飞流给他喂橘子解酒。

亥时了,月亮高高挂在夜空,午时的燥热也早都消减了,晚风一吹,让飞流不小心打了个哆嗦,他看看周围,大部分人都醉了,还有人在小声的哭,看来是在发酒疯,他把橘子拨好,一瓣一瓣塞到萧平旌的嘴里,小声叫他:“王爷,王爷,今天是留在宫里还是回府啊。”

如果回府,最好现在就回去,洗洗换换的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睡,要是待在宫里的话也不知道王爷小时候的寝殿有没有收拾。

被晚风一吹,萧平旌与些清醒但理智还没有回笼,听到飞流的话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要回府,飞流,回府。”

“诶诶欸,”飞流一把把萧平旌搀起来:“好好好,我们回府。”

都说喝醉的人难伺候,喝醉的王爷更难伺候,喝醉的会功夫的王爷更更难伺候,从宫内走到宫门口,萧平旌一会要掏出剑给飞流挽个剑花,一会飞到树上给他采果子,虽然跌跌撞撞但却花样繁出,也幸好飞流武功也不低,才护的周全,要不早在他到水池边捞鱼的时候磕到旁边的假山上了,到了最后,飞流不及萧平旌高,本想背着他,但最后却变成了萧平旌半搂着飞流,完全没有体会飞流的辛苦,反而在他耳边轻轻地亲吻,幸好周围没有人,不然不知道传成什么样子。

总算把他放到了马车上,飞流也累的不行,他把自己的袖子抬起来,上面都沾满了灰,还有细小的口子,他不自觉的把嘴巴撅起来,有些心疼。

喝醉酒了总是会难受的,看到躺着在哪儿哼哼唧唧的王爷,飞流叹了口气,把他扶起来坐好,从怀里又掏出一个橘子,拨开喂他,之前王爷说橘子可以解酒他就专门从宴会上拿了一个害怕他难受,现在想来,他可真是明智极了,他一块一块的喂他,而萧平旌就睁着他迷瞪瞪的眼睛看他,倒把飞流看的不好意思,低下头,继续喂他,突然感觉手指刺痛,抬起头看到那人正咬着他的手指,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轰”的一声一股热气毛了上来,飞流的脸和耳朵烫的惊人,只感觉腿脚发软要摔到后面。

萧平旌一手护住他的脖子将他向前他,知道两人鼻子碰着鼻子,他才停下来,着迷似的看着飞流的嘴唇,其实飞流早就呆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正当他以为,王爷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萧平旌低下头吻上了飞流。

虽说是吻,但也是轻轻地碰了碰唇,碰了几次,心里就有些不满了,悄声央求飞流把嘴张开,要吃他舌头,小声说他乖。

飞流向来很乖。

萧平旌给他的吻向来温柔,他以为这此也一样,开始和平时一样,轻轻地舔他,散发出淡淡地橘子味的吻,慢慢地舔舐着他的上颚和牙齿,飞流忍不住眯起眼睛,想要向后躲,但萧平旌捂着他的脖子不让他逃走,越吻越深,越来越用力,他一边拍着飞流的背给他顺气,一边不管不顾的大肆侵略,两个人呼吸交错着,胸膛抵着胸膛,呼吸间的热气几乎让飞流融化。

“王爷,到了。”是车夫的声音。

萧平旌松开飞流脖子后面的手,又轻轻吮了几下才不舍的离开,慢悠悠的下车,飞流赶忙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调整好自己乱的不像样的呼吸,才跟着下车,但他觉得他的嘴肯定肿的不成样子,因为他感觉到嘴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王府里的下人们看到王爷回来的,赶紧备醒酒汤和热水,还要给他张罗夜宵,萧平旌连忙摆手说不用了,他在宫里吃过了。

醒酒汤端上来后,几个仆役烧好热水给他倒进澡盆,要伺候他洗澡。

“今天晚上不用伺候了,”萧平旌一口吧醒酒汤喝完,看觉自己舒服多了“飞流留下就可以了。”

众人的目光立刻转向躲在萧平旌后面的飞流,他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色长袍,但脸却红的不正常。



TBC


橘子解酒来自百度

【昊磊】泣血玉 (萧平旌*飞流) 01

哈哈哈哈我这个专门搞真人的号又 启动了


在B站上看的拉郎,然后就入的股,瞎几把写,主要想写萧平旌*飞流但有有些不同,本来想要写原名的但那样的话我自己瞎掰的名字就太多了,所以还是套用琅琊榜的人名,但与琅琊榜毫无关系,全是自己瞎掰的,不要太认真,如果硬要时候的我写的就是很普通的王爷*侍卫的剧情。对了名字也是瞎掰的,一直中二的认为带血字的名字很酷炫。

性格并不是剧中性格,也与剧中的人物关系毫无关系


第一次写古风,我只求不要骂我



1

宣武32年,梁元帝萧景禹推翻前秦暴政,立年号永安。

永安3年,梁元帝遭前朝余孽刺杀,长太子萧庭生继位,立年号兆兴。

 

金陵五月,正是梅子成熟之时。

正午时分,春华楼正门打开正是些莺莺燕燕,弹奏些靡靡之音,身穿锦袍的膀大腰圆之辈进进出出,看的好不热闹。

飞流跨坐在一棵梅子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楼里那些衣衫半解的男男女女,他听力不错,听到他们一口一个哥哥妹妹的,好生有趣,他看了半晌也听了半晌,早将这些词语记进心里,准备回府好好跟那人描述一番。

突然,一个蓝色长袍跑进他的视线里,那人用一根木簪子将他灰白的头发挽成一个髻,脸皱巴巴的像林奚姑娘药柜里的陈皮,白色的胡子掩盖住他的嘴,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飞流将怀里的画像拿出来比对一下,在确定好是画像中的人后,他像一只黑猫一样从树上跳到了屋顶上,没有一丝声响。

他闪身进屋,取下腰间薄刃,趁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朝那人脖子上轻轻一划,颈中鲜血直喷,连声音都未曾发出,便已经失去呼吸。

看那人已经死去,飞流从他怀中摸出一封密信,封的倒是严实,他用小刀将信封划开,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楷,将信扫了一遍,立刻提取出关键字——十八皇子。

这个十八皇子是前朝秦武王的小儿子,当时梁元帝慈悲,将前朝女眷全部放出宫外,但皇子皇孙就没那么幸运了,被贬到西北苦寒之地,路途艰辛,大都死在路上掀不起什么风浪,至于这个十八皇子,先帝念其年幼让其乳母将他带入民间好生教养,终生不得入朝堂,但没想到这一心软,无异于放虎归山,得知这十八皇子在民间后前朝余孽便打着这十八皇子的幌子,打复辟之名行谋逆之实,令梁文帝烦不胜烦。

“笃、笃,笃。”

敲门声打断了飞流的思考,他把沾着血迹的信放到怀里,一个翻身就从够窗口跳了出去,隐约听见背后有女人的叫喊声,但也不关他的事了。

 

兆兴十六年,风和日丽,天朗气清。

飞流从花街离开,还没洗下一身脂粉味,就跑去长林王府后巷的小铺,点了一份羊肉炒酿皮。

这家的羊肉炒酿皮是全金陵城最好吃的,羊肉鲜嫩入味酿皮软糯劲道,不论什么时候来都要排长长的队,但飞流不同,飞流是老板娘看着长大的,俊秀嘴又甜,往往不用排队,就可以安然坐下。

平时飞流总是细细品味美食,但今日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不停地往嘴里扒饭。

老板娘怕他噎住,给他倒了一碗凉好的酸梅汤,坐到他对面:“怎么了,飞流,吃这么快,仔细别噎到了。”

“京塔娃爷……”

“你说什么啊?”飞流嘴里全是酿皮,根本听不清楚乌拉乌拉在说什么。

飞流吧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喝了一口酸梅汤,金陵酷暑向来难耐,酸梅汤可是解热利器,他擦了擦头上的喊,才说道:“今天晚上王爷有事安排,我怕到时候吃不饱,对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老板娘看了看太阳:“应该是未时吧。”

“诶呀,糟了,”飞流从怀里随便掏出几两碎银子扔到桌子上“这是饭钱,多了您留着,我下回来吃。”说完就一流烟儿的跑了。

“这孩子,”老板娘嗔怒地等了一眼飞流越来越小的背影:“跟个猴一样,我还差你这点银子?”

今天是立夏,按照惯例皇家要举行家宴,而王爷说了,今天让他一起去皇宫。

飞流将水桶举起来,到在身上,洗下他身上的泥土与脂粉味,十九岁的男孩身体修长又坚韧,看着消瘦却又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在阳光下好看极了。

“飞流?在吗?”

“诶,”听到外面有人叫他,飞流在澡堂回了一声“怎么了?林奚姑娘?”

林奚是今日来府上的医女,听说是名医之后,之前有个侍卫受伤就是他医的,本来大家都觉得是必死无疑,但林奚姑娘施的一手银针,竟然让他转醒,让人不得不服。

“你别叫我林奚姑娘了,叫我姐就好了,王爷不是说让你以后在他房里洗就好了嘛,你怎么还在这里。”

刷的一下,飞流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烫的吓人,结结巴巴的说:“他……他是……王爷……我只是一个……影卫,怎么能……”

没错,飞流在前十八年一直是长林王萧平旌的影卫直到前年才成为侍卫,可以光明正大在府里走动。

“好啦,好啦,你开心就好,我把衣服放到外面了,你穿完来找我,我来给你绾头。”

“……知道了。”

皇家向来礼节繁多,行为举止一一都有要求,嘉宾必着广袖长袍,不论男女不得披发,飞流看着身上修着暗纹的白色锦袍有些恍惚,他从来没穿过如此珍贵的布料,身为影卫或者说侍卫,都必须身穿劲装,越利落越好,穿这样好的衣料,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将手放到哪里。

林奚给他束的是一个简单的发髻,带着一个白色的莲花冠,再往上面插了一个白玉簪子,接着给他配上了一副九环玉带,再把一个镶着宝石的象牙代勾给他挂在腰间,正在她要给他配上玉佩时,飞流扭捏的摆手。

“这……这太贵重了……”他从未穿戴过如此贵重的行头,连连摆手。

但林奚跟本不吃他着一套,硬把飞流拉过来,给他把玉佩系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王爷对你稀罕的紧,就怕你被别的世家公子看不起,这都是他在今天上朝之前嘱托过我的,让我好生给你打扮着……”

飞流低下头两只耳朵染上红霞,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别说,”林奚给他打扮好,左右看看:“飞流你这一打扮可完全不比那些金陵公子逊色,贵气十足啊。”

林奚通常只看到飞流以劲装示人,虽然俊俏但总是给人灰头土脸之感,如今换了服饰倒像是金陵公子哥,乖巧可人,十分矜贵。

“啊?是吗”飞流挠了挠头:“别给王爷丢脸就好。”

 

申时已到,飞流坐上王爷给他准备好的马车驶向皇宫。

因得国号为梁,皇宫又被称为梁宫,虽大梁皇室不忌讳武术,但为皇家尊严,禁止在梁宫方圆一里之内使用轻功,若被发现,会被乱箭射死。

这也是飞流第一次坐马车,马车内虽富丽堂皇还有鲜花做饰,但路途颠簸,让飞流觉得有什么梗在喉咙里,几欲作呕,但也都忍了下来,他暗自后悔没有问林奚姑……姐要几贴药剂,让自己清醒清醒。

所幸梁宫并不遥远,没过一会就到了。

感觉到马车停下来,飞流立马从马车里跳了下去,却忘记他带着挂饰穿着长袍,玉环相撞,让他心惊胆颤好一阵,这些玉石宝石的可贵的不得了,要他几个月的月俸可都赔不太起。

“别傻站着了,还不快过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飞流抬起头来,看到在他正前方站着一人身穿青蓝色锦袍,配着七彩琉璃冠,背着夕阳朝他微笑。

飞流面上一喜,想要飞奔过去,但想到现在是在宫门口不可如此唐突,只好跨着小步飞快的走过去,低下头,叫了声:“王爷。”

《大梁史记》中曾这样描述长林王箫平旌:身长八尺,风姿特秀,身怀八斗之才,又有治世之能,实乃皇家芝兰玉树,世上无人可出其右。

而这个世人传说中的王爷,就站在宫门外弯下身子,笑眯眯地捏了捏飞流的脸:“小飞流,我等你等了好久。”说完不等飞流震惊,就凑到他脸旁,在他颊上亲了一口。

  TBC


我在想他俩究竟是睡过的关系还是没睡过的纯情关系(捂脸,觉得自己像是在犯罪)


这是什么女王受!!!!!!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19982013/4005054386
点击预览

好看(流口水),怎么这么嫩啊

谁有这一套拍摄视频和狮子吼专辑的百度云盘,或者说哪位老粉可以给我说一下能在哪里找这些资源,想要剪视频

没有评论的生活像一滩不会流动的死水,嘤嘤嘤

【菠萝】民国疑案 02

此处有略微红兴

外貌、身份可参照鸡条民国篇

如有冒犯实属无意

02

还没走进大厅,就听到一个人在鬼吼的声音,下意识的黄渤就头疼了起来。这个声音他永远不会忘记,每当他那个孽徒孙红雷开始在学校发癫的时候就会这样鬼吼鬼叫,惹得他头皮发麻已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射。

看黄渤脸色骤变,罗志祥倒是有些担心了,虽说他是迷迷糊糊来的黄家,但听了黄渤的提醒后自是懂了其中利害,竟在脑中闪过前几天看过的英国小说《无人生还》,同是发生在大家族中的事,黄渤现在的反应更是让他疑神疑鬼,是不是茶中有毒,思前想后忍不住问了黄渤:“怎么了渤哥,身体不舒服?喝的水有问题吗?”

黄渤摆了摆手,略有些苦笑:“一会有一个混世魔王,让人头大,你可要小……”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大厅中有一人叫到:“黄渤,你这老小子怎么在这里。”

知道现在叫他尊师重道已是妄想,只好笑得更加从容,与那个刚才发愁的好似是两个人“诶呦,这不是我的孽徒吗,这么多年不见眼睛越发小了。”

孙红雷自幼跋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特别是对自己的容貌及其自信,最是在意他的眼睛大小,还让他身边的人称其为“漂亮”,第一次在学校听到这个称号的时候黄渤一度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几年下来黄渤一次也没搭理过“孙漂亮”这个名讳,只叫他全名偶尔气急还叫过他“大傻”,不过孙红雷到没有在意只是更加气愤的大吼。

不过今天孙红雷像是转了性了,非但没有气急败坏的辱骂三字经还笑呵呵的走过来拍了拍黄渤的背,端的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弄得黄渤莫名其妙。

黄渤背孙红雷拉走坐到一边,留着想和他渤哥坐到一起的罗志祥有些紧张,罗志祥虽然常给电影写剧本或与娱乐业有那么一点关系,可他本人是最最老派的那种作家,今天来的客人在平城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可罗志祥却是一个不认的,再加上他有些怕生,一时间竟站在门口发起呆来。

“来,小猪,坐这里。”黄磊拍了拍身边的坐垫,示意罗志祥坐过来。

虽说这是一句及其普通的话,可黄渤却在心里嘀咕了一下,罗志祥的小名叫做小猪,这可是自己软磨硬泡许久菜了解到的,当时自己想找个让两人更加亲密的名字,在用达令和宝贝轰炸他许久后,罗志祥才红着脸说他有个小名叫做小猪,这样叫也没有那么肉麻,当时自己还乐呵呵,觉得小猪这个名字真是可爱透顶,可黄磊是从何处知道小猪这个名字的?想到这出黄渤也没什么心思和孙红雷说什么了,余光不停地瞟向黄磊那边,看他们到底在聊些什么。

黄磊好像是非常喜欢小猪,一直对小猪小声说着什么,还频频向小猪和小猪旁的张老板看茶,张老板是平城风头最胜的老板,一曲霸王别姬让多少票友如痴如醉,黄渤不爱听戏但也略有耳闻,那人一袭蓝衣持一把白扇,与罗志祥坐在一起从审美的角度讲真是养眼,养眼到一扭过头来竟生出一种落差感。

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盘干果吃了起来,竟还不错,有点像罗志祥家中常常存放的那种口味,罗志祥向来不懂照顾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吃早点,现在还没到饭点会不会饿……想到这里黄渤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王迅,王迅是有名的大律师与黄渤相识多年看他的眼神自是什么都懂了,先是一副被肉麻到了的表情,然后把面前的干果非常自然的与罗志祥面前的果脯换了一换,罗志祥果然爱吃坚果,眼睛都亮了一亮,拿起一个就放进嘴里,看罗志祥开心黄渤自也是开心非常,美滋滋的靠着沙发背,扭头竟看到孙红雷瞪着眼神情不定的看着自己,弄得黄渤心里莫名,我这又是怎么招惹这阎王了。

这也不怪黄渤,毕竟谁也不会知道孙红雷在想什么。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孙红雷虽说很混,但也能拎得清,虽说算数不好但贵在做人宽厚,也有很多人愿意帮他,他也不似那些纨绔,爱去什么秦楼楚馆或是在大烟馆里抽芙蓉膏,唯一的爱好便是看看京剧,也算是个票友,那时他的合作伙伴请他去看戏,看的正是张老板的那一幕霸王别姬,张老板的戏确实是极好的,声音如泣如诉身段异常婀娜,让孙红雷久久不能遗忘,但这张老板却是神秘非常,打听半天孙红雷才打听出他全名叫张艺兴爱穿蓝袍,其余再就不知道了,他曾经在后台找过张老板,但也被小厮以“张老板不见客”打发了,他虽火冒三丈但也不想过分唐突只好作罢,却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张老板,自是喜出望外也更是小心翼翼,连黄渤损他也没有在意,可黄渤这个混蛋,竟然处处与他作对,不仅频频打量张老板还将面前零食递过去献殷勤,这个黄渤,当初在他在学校的时候就知道他夜夜去舞厅,及其潇洒多情,现在竟然还是这般轻浮,也不知那些对他生情的人,是不是瞎了眼。

孙红雷与黄渤多年没有打交道,自是不知道他与罗志祥之间的事,不过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所有人都在与他抢罢了。

“你说,你这是什么目的。”

什么什么目的?黄渤一脸莫名其妙,他这是做什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用得着那么气愤吗?

“张老板可是正经艺术家,你可别以为你那什么下三滥手段人家就看的上,不要做跳梁小丑了。”

黄渤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连搭理他的心思都没了,一心一意的看着罗志祥,越发觉得赏心悦目。

罗志祥不是没有察觉到一道视线一直盯着他,但他正在和黄磊说一些事情也就没有管。

黄磊与他父亲曾经是合伙人的关系,自己也与他也见过他几次,无奈父亲去世的早,很多项目都握在黄磊的手里,虽说他一直在帮助母亲将他抚养成人,但黄磊年岁渐长,反而返璞归真,这次邀他前来就是想将一些与父亲的的资产转给他。罗志祥很有自知之明,若是将那些产业给他肯定要完,自己没法带你这个责任,几次婉拒可还是无法推脱,最后他想了个折中的法子,黄磊爱收藏,这产业自己是万万不能要的,若是实在想补偿些什么,不如给他两幅画就好了,黄磊略一迟疑也就答应了。

罗志祥非常不善于谈这些事情,终于与黄磊交涉完井壁写下两本小说还费脑子,刚才吃的几颗交过早早消失,现在更是饿的前胸贴后背,看墙上的大钟竟已过了十二点,忍不住踢了一嘴想要吃中饭,众人纷纷响应,这是管家正好过来,说早就安排好了,黄磊招呼大家走向饭厅,而罗志祥刻意慢了一步,等黄渤走过来与他并排才加快脚步。

TBC

大家有缘再见